欢迎您光临本站,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。

懒人经济下,火锅上门服务火爆全城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在懒人经济盛行的今天,餐饮O2O服务快速兴起。创业团队开始注意到越来越细分的消费者需求,他们不止关注消费者吃什么,还关心在哪儿吃、怎么吃。挑食做的是非自有品牌的火锅配送业务,究其本质其实是一家做配送物流的团队,核心竞争力无外乎送货快、服务好,但是否能在餐饮O2O领域折腾出一番新天地,还有待证明。


懒人经济下,火锅上门服务火爆全城


做美食是自媒体最糟糕的一个行业,餐厅没有自媒体预算,餐饮领域想靠内容赚广告费也是不可能的。如何把吃的卖给想吃的人是餐饮发展的盈利的关键。想明白了这些,窦高峰决定做火锅外卖,在他看来,O2O的精髓就在于线下的服务,只要公司各项配置跟得上发展速度,做好用户体验,即使1%的市场份额也能做成百亿的大生意。


当越来越多的VC、PE将视线聚焦到了O2O上,越来越多的平台摇身一变成为O2O创业孵化器,O2O已然成为创业者撒欢奔跑的沃土,然而,O2O包罗万象,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领域?线上线下布局要如何展开?当懒人经济催生O2O大量的创业机会时,最容易忽视的又是什么?近期,挑食火锅CEO窦高峰在接受搜狐财经专访时,分享了他做火锅O2O的经历。


O2O那么大,为啥选火锅?


外卖火锅是窦高峰的第三次创业,之前他曾在新京报和网易等媒体工作过,从媒体辞职后,他瞄准了O2O领域。那时正值2013年6月,彼时O2O小荷才露尖尖角,没有爆款大热,甚至无成功的案例可循。于是,按摩、家政、保洁、搬家、上门做饭……都成了窦高峰考虑的创业方向,“但这些属于手艺型,而手艺很难标准化。”经过一个月的讨论和筛选,窦高峰最终选择了自己相对熟悉的美食领域,现在回忆起来,他颇有些“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”的意味。


鉴于之前丰富的媒体经历,窦高峰很自然地从自媒体切入,起名“挑食”,“我觉得做人一定要挑食,不能什么都吃,这是一种对美食的态度,对生活的态度。”


从自媒体的衡量标准来看,窦高峰团队的运营无疑是成功的,“我们是今日头条的第一个自媒体帐号,到2013年年底,阅读量过亿。”凭借着自媒体积攒的人气,“挑食君”还成功的举办过几期线下的粉丝见面活动。


同其他创业者一样,线上聚粉到一定程度就要考虑变现的问题,但窦高峰压力很大,“做美食是自媒体最糟糕的一个行业,为什么?因为美食领域的内容很容易就变成广告,哪怕我写一个菠萝饭即便不提餐厅的名字,也是一个广告,但餐厅是没有自媒体预算的,餐饮领域想靠内容赚广告费是不可能的。”在窦高峰看来,如果继续走老路,“挑食”很有可能就成为大家口中的“小而美”了。


但是窦高峰并不满足小而美,在他看来,要么不做,“要做就要做到能改变一个行业,哪怕改变一个垂直领域”的事。于是,2014年的春节,窦高峰几乎没有做别的事,一直在埋头思考一个问题——如何赚钱?


思考的结果很直接,做餐饮行业,如果不从线上走到线下,是绝不可能赚钱的,也就是“如何把吃的卖给想吃的人。”


决定了做线下这个大方向,是自营还是合作,是实体店还是在线售卖,窦高峰先着手市场调查。春节刚一结束,他和团队就开始对上门产品做地毯式“扫荡”调查,结果显示:主流的外卖市场多是快餐模式,属于粗犷地解决饱腹问题,缺乏高品质的到家服务。一番考察后,窦高峰决定做半成品配送,送到家后用户只需很简单的一步操作就能完成。他们也和一些餐厅谈了合作,甚至推出了几款餐厅的招牌菜试运营,但是用户体验不是很好,项目进展迟滞。


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,窦高峰确定了做上门火锅。窦高峰的妻子是成都人,一次他们偶然间谈到火锅,他妻子就问,“为什么不考虑做火锅?火锅难道不是天生的半成品吗!”窦高峰深以为然,就这样他决定做上门火锅,他申请了新的微信公众号,开始做订餐测试,4个月以后,用户积累越来越多,用户的平均点餐频次也达到了半个月一次。在这期间,窦高峰还结交了薛蛮子,薛蛮子不仅推动参与了挑食火锅的上线测试,还成为了挑食火锅的天使投资人。


场景在于不断摸索


有了钱,有了项目,窦高峰便开始了“拼命奔跑”,跟其他所有O2O同行一样,9月份挑食开始大量招人,广建配送站点。薛蛮子的投资人身份帮助挑食获得了很多媒体的关注。


窦高峰回忆,从9月29日,他自己在朋友圈第一次发布,到10月份,挑食的订单已经有些接不过来了,因为公司最初的配送人员数量有限,为了应对爆发增长的客单量,窦高峰面临着选择。一开始他计划重点做企业用户,通过设定400元起送的标准,主攻公司团建、加班等场景,再通过朋友圈转发积累知名度;到了11月,当配送能力逐渐提升起来后,挑食重新拾回了家庭用户,将起送标准降至200元,结果意外的发现,家庭用户的使用频次远高于公司用户,订单量迅速增长。如今他们将服务的主流人群锁定在家庭用户上。


方向一旦确定,团队就进入了精细打磨的阶段,“我们一直在摸索,打磨我们的产品,优化我们的配送站点布局。”终于,窦高峰等来了属于挑食的爆发点,2015年春节,挑食的同事们一天假都没放,用户的订单量蹭蹭上涨,“最高的时候一天就能有一千多单”。窦高峰团队决定扩张城市,向上海广州进发。如今,挑食的足迹已经遍布了北上广深四个城市,“目前日单量已近两千单。”


扩张中的难题和机遇


然而,隔三差五的“爆单”,也给窦高峰带来一个新问题,如何让公司的各项配置跟上发展的速度,这是摆在所有创业者面前的问题,刚从首轮生死劫中爬出,便立马如临大敌。


“O2O这个领域就是三个月过一年,这三个月你没有进步的话,基本上一年的时间就耽误了。”事实上,从去年10月到如今大半年的时间里,全国已经陆续出现了十多个火锅外卖品牌,要完成抢位卡位,团队成为了最核心的战斗力,而对窦高峰而言,招人无疑是最大的难题,“跟招人比,其他都不算事。”


据窦高峰介绍,目前挑食的团队(含兼职)已近三百人,到年底可能会达到千人左右的规模。挑食目前还没有实现盈利,跟那些“不差钱”的土豪拼命砸钱铺广告不同,挑食在广告上几乎没有花掉多少成本,“主要靠朋友圈,基本上每天送出去一千单的话至少得到两千个以上的分享”,窦高峰坦言更多的钱花在了团队组建上。


不同于自有品牌火锅外送,比如海底捞的Hi捞送、来一火,挑食的做法被一些人称作“新物流”,即用户通过在挑食的微信公众号或APP上预订品牌店的火锅,完成预订后,挑食的配送人员会统一到火锅店取走食材,在用户规定时间内完成配送。配送到家后,挑食的工作人员还会完成摆桌、摆盘,保证客户体验。


窦高峰认为餐饮O2O的精髓就在于线下的服务,要做好服务,细节决定成败。直到现在,他都会亲自服务一些客户,通过一线体验,获取反馈,比如有的顾客会觉得使用的一次性餐盒质量太好,直接扔掉可惜,有的反馈夏天提供的湿毛巾不够冰,有的提出疑问“为什么不配送点饮料?”还有的投诉部分配送有迟到现象。对于这些反馈,窦高峰都是抱着发现问题即解决问题的态度,而挑食的服务也是在客户的不断反馈中得意不断优化和提升。


事实上,对于非自有品牌的火锅配送企业而言,既有的利润空间主要在与合作商家协商的折扣值,因此,只有做好服务体验,才能保证更高的溢价和用户忠诚度,增加平台价值,也就增加了与商家协商利润分成的筹码。


火锅外卖市场目前增长很快,“基本上每个月都是100%的增长,都翻番,在6月份可能比5月份翻一番还多一点。所以必然会有更多的人进入这个行业分享商机。”


窦高峰给记者举了一串数据,“2014年,整个餐饮行业的收入规模超过27000亿,将近30000亿,火锅占的比重是30%多,也就是9000多亿,火锅每年还以10%左右的速度增长,所以这个市场差不多有10000亿,市场足够大。然而目前互联网的渗透率还非常低,加上团购也就只能渗透3.34%。”窦高峰说,目前火锅店也更重视门店之外的品牌延伸和用户拓展,另一方面随着懒人经济向品质化方向发展,这些多样的需求是显而易见的,“只要你做得好,即使只能拿到整个市场的1%,你也能做成一个百亿的大生意。”

来源:本文由演示站原创撰写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